戰國時期的趙國和燕國,都算不上強國;但是,趙惠文王卻無視對他們兩國一直虎視眈眈的強權秦國,執意出兵攻燕。

  為了避免兩國戰亂帶來秦國坐收漁利,燕國的「蘇代」急奔趙國求見惠文王,遊說趙燕兩國和好,並共同抗秦。
  蘇代見到趙惠文王時,先不說打仗的事,而是講了一段故事:一隻河蚌好久沒上岸,有一天,河岸上風和日麗,於是河蚌便爬上岸,張開蚌殼,享受日光浴,不知不覺竟打起瞌睡來。
  這時,一隻鷸鳥飛了過來,悄悄落在河蚌身旁,很快用牠尖長的嘴去啄河蚌的肉。河蚌猛一驚醒,本能地緊收蚌殼,將鷸鳥的尖嘴緊緊地夾住不放。
  鷸鳥受制於河蚌,動彈不得,還先發制人對河蚌說:「你的蚌殼不密合,太陽一曬,用不了半天,岸上就會有死蚌。」
  河蚌不甘示弱回答說:「你的尖嘴被我夾住,也許過不了半天,河岸上就多了一隻死鳥。」
  鷸、蚌僵持不下,誰都不肯相讓,擺出一副同歸於盡的架勢。正在危急瞬間,一位漁人走了過來,一舉將河蚌與鷸抓進竹籠裡,吹著口哨,哼著歌,歡喜地回家去。
  蘇代一講完故事,趙惠文王幡然醒悟,拍著自己的腦袋說:「多謝先生提醒!如果我們小國間自相殘殺,就會像這兩個小東西一樣,白白讓秦國坐收漁翁之利。」於是,趙王立即表態,取消了攻打燕國的念頭。
  不論做出什麼決策、採取什麼行動,必須權衡利弊得失,一切以大局為重,千萬不能有意氣之爭,自相殘殺,讓別人坐享漁翁之利。
  在民進黨的眼皮下,國民黨已被玩弄糟蹋成老弱黨,若想重回執政,切忌矛盾互鬥,否則自取滅亡,萬劫不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