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職場上,不怕有豬的隊友,卻最擔心有笑面虎。
  笑面虎無疑是處世高手,他與對手競爭時,人前人後絕口不出惡言,甚且在上司面前幫說好話,直到對手慘敗出局,還當他是活菩薩。
  清朝道光年間的軍機大臣「曹振鏞」當政時,就擅長這門道。
  「蔣攸銛」剛從直隸總督升調為軍機大臣,讓曹振鏞很看不順眼;因為,蔣氏是道光欣賞的那一類人。所以,曹氏對蔣氏面和心嫉,他一直憂心會大權旁落。
  過不久,「琦善」因處理鴉片戰爭後與英國殖民之洋務不當,被革去兩江總督一職。某日,道光約見軍機處官員,先問曹氏兩江總督為南海邊陲,與洋人對峙,職務非常重要,想聽聽曹氏該派哪位資深望重、外歷封疆的能員去出任?


  曹氏正想把蔣氏趕出軍機處,但直接提名蔣氏難免授人以排擠同僚的話柄,弄不好引起道光反感。於是故意提名正被白蓮教叛亂搞得焦頭爛額的川陝總督「那彦成」。
  道光聞言,一口回絕。道光又看看蔣攸銛,對他說:「你正是前朝的封疆大吏,去任兩江總督正合適。」萬歲金口,一言九鼎。剛升上軍機大臣,又被貶謫兩江總督,曹氏終於了卻心頭大患。
  雲貴總督「阮文達」也是曹振鏞所厭惡。有一次道光與曹氏提到阮文達這個人,問曹:「阮氏已任總督、巡撫三十年,剛到壯年就官居二品,怎麼會升得那麼快?」曹一連讚揚阮氏「學問優秀」,還滿臉堆笑說:「他現在擔任雲貴總督,一天到晚與賓客談文論詩。」這招「軟刀子」果然力道嚴厲,因為道光最討厭封疆大吏不事公務。雖美言阮氏,卻也重重參他一本。
  不久,阮文達被召回京城,安排一有名無權閒缺,從此再也沒有受到朝廷的重用。曹氏不費吹噓之力,又拔除掉一個眼中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