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理服人、以恕服人、以寬服人,是身為管理者必須要學會的本領,而絕不能靠有力的強權與勢力。因為,天下之事都逃不過一個「理」字。
  無論古今或中外,許多事例都說明:「有理走遍天下,無禮寸步難行。」縱然貴為天下或王侯之尊,但專橫跋扈、不順民意,也必落得孤家寡人,甚至眾叛親離。反過來說,有的人即使出身寒微,力不足以舉千斤,無學又無術,但所作所為卻能感動人,大家爭相靠近他。


  據史書記載:「韓魏公」與「歐陽公」同朝為官,但兩人的行事風格大不相同。歐陽公做人嚴苛,一是一,二是二,部屬做事違反道理,就立即嚴懲科罰,所以記恨他的人很多。而韓魏公則不然,他待部屬是以教育、開導、告誡的方式,很少嚴厲處分下屬。有人形容韓魏公,即使說到小人忘恩負義,想搞陰謀陷害他,他也是說話心平氣和的講理。
  曾經有一天夜裡,韓魏公伏案寫文,叫一侍衛在旁拿著燭火照亮,因為太晚了,禁不住打瞌睡,不小心讓火屑掉落,燒著了韓魏公的大鬍子。韓魏公並沒受到驚動,而只是以衣袖撥滅,依然繼續寫字。
  過了一會兒,他回頭一看,發現已經換了一個侍衛,而且看到侍衛長正在責罰那個失手的侍衛,便連忙呼叫:「不要責罰他,你們現在已經掉換了持燭火的人了。」仁慈寬恕雅量,涵養功夫之深,真讓人折服。
  帶人要帶心,要想掌管他人作為己用,總要站在對方的立場,將心比心,設身處地為他著想,而不該處處都要別人順著你去做。
  華航機師工會罷工,勞資立場對立,主管官署又無能,都是因為缺乏同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