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道光年間的兩廣總督林則徐,因嚴禁鴉片而出名。他家裡的壁上懸著「制怒」的匾額;可惜,這位大人終因剛直而「制」不住「怒」,結果開罪了洋人,遭朝廷貶謫新疆伊犁,客死他鄉。
  一般人家,都喜歡在自家掛些字幅:「忍」。心字頭上一把刀,凡事皆要忍,這是一個人的做人修養功夫。「忍」並非逆來順受,不動怒發脾氣,也不口出惡言的「好好先生」;但是,為了芝麻小事嘔氣,乃至與人爭執打鬧,傷了和氣,乖氣致戾,「小不忍則亂大謀」,則是很不值得。
  清朝淮陰「百一居士」的「壺天錄」裡記載一件事:


  寧波城裡有家草席店,店主姓張。有一天,來了一位鄭姓的人要買一張席。談好價,還差四文。店主堅持要他補足,鄭姓客人翻盡口袋,又補了三文,還差一文。
  其實這一文錢,店主隨便一點就可將就成交;可是,這兩個人就是八字不合,一個堅決不付,一個非給不可。結果兩人先是吵罵了起來,接著又拳腳相加。
  鄭某年邁體弱,打不過店主,摔倒在地,圍觀的人勸他回家。誰知他回家後越想越嘔,實在氣上心頭,忍無可忍,結果沒幾天便活活給氣死了。鄭姓家人來找店主償命,又大打出手,將店裡所有貨品全都搗毀散亂,當場氣昏。
  和氣致祥,乖氣致戾。狃於爭氣,往往以微末之事,亡身敗家。「負氣」就是「賭氣」、「不可讓人」,結果為了「爭一口氣」,鬧出「烈士讓千乘,貪夫爭一文。」的憾事。
  資深女藝人「鄭惠中」怒摑文化部長「鄭麗君」耳光,應該是氣不過鄭大部長「去蔣」的劣行,以至於盡「洪荒之力」,類比「武松打虎」,呼她一巴掌。政大部長次日還訴苦:「臉還麻麻的!」可見止不住怒,管妳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