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淵」是大唐三百年江山的第一位君王,史上稱他「唐高祖」。
  唐高祖的為君之道只有一條:「施仁政,取民心。」寥寥數字,卻使人不得不為大唐開國君主的施政風格所折服。
  而唐太宗可說是唐王朝真正的奠基者和創業人,「貞觀之治」成為盛唐顛峰。史學家對他的評語說:「納諫」和「用人」是唐太宗取得政治成就的兩個主要原因。


  及至唐高宗謹守陳規,皇后武則天在高宗駕崩後,臨朝攬政,廢中宗,改國號「周」,淫亂暴虐,導致朝政紊亂。
  儘管武則天在歷史上的評價負面居多,可是中國古代最著名的通史「資治通鑑」對她的評語卻是:「挾刑賞之柄以駕馭天下,政由己出,明察善斷。故當時英賢亦竟為之用。」
  平心而論,武則天實際統治中國五十餘年,挾「貞觀之治」的銳氣,把大唐王朝的輝煌推到登峰造極。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她能控制人,也能用人。當時朝中有才能的文臣武將,幾乎不比貞觀時期少。
  舉例佐證:「駱賓王」在唐初文壇頗富盛名,與「王勃」、「盧照鄰」、「楊炯」被稱「初唐四傑」。唐中宗剛登基不久,「徐敬業」在楊州起兵討伐武則天,駱賓王還幫徐敬業執筆寫討武檄文。
  駱賓王寫的檄文,歷數武后專權種種暴行,文末還有「試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誰家之天下?」的傳世名句。
  然而武后讀了這篇檄文,不但沒被激怒,反而責怪宰相怎麼沒能羅致到朝中任用。這正體現了武則天能拔賢選才,知人而用的識才慧眼。
  文官之考選、培訓、適才適所任用,必須要有一套法則,一旦走上制度,那麼攀親帶故、營黨結私的「政務官」、「黑官」充斥的惡弊才可以杜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