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想稱「英雄」,可是,世事難料,常事與願違,結果是:「英雄不成變狗熊」。
  精秀的草叫「英」,花也稱之為「英」;而拔群的獸為「雄」。所以,有才幹和勇敢出眾的人,才能稱呼他是「英雄」。
  至於「梟雄」的「梟」字,依其字意為:「站在大樹頂頭的大鳥」,這種鳥俗名「貓頭鷹」,是一種猛禽。三國志說:「劉備以梟雄之姿,而有關羽、張飛、熊虎之將。」因而「梟雄」也算是勇悍的豪傑;但是,「梟獍其心」則是比喻「逆子或狠惡忘恩的人」。梟:吃母鳥的惡鳥,而「獍」是食父的獸類。
  台灣民主政治發展,李登輝與宋楚瑜兩人是最關鍵人物。當年經國總統駕崩,副總統李登輝繼任,而時任國民黨中央副祕書長的宋楚瑜,以一記「臨門一腳」把李登輝推上黨主席大位,於是展開台灣史新頁。


  等到宋先生由台灣省主席被選為省長,坐堂開診,住東宮而覬覦登大位,信心滿滿將成為春風使航的繼承人時,被李先生利用宋的「當老大」野心耍弄於如來神掌五指山,竟落得氣大傷身,從此泥牛入海再也回不來,一日難再晨。
  李先生掌權後,不避嫌X進黨主席「夜奔敵營」溝通助援,讓「台灣之子」阿扁演出「政黨輪替」,造成國民黨裂解崩盤。為了鞏固政權,「逆我者去,擋我必除。」林洋港、李煥、郝柏村諸多人慘遭羞辱。
  經國先生比李先生的「文化」高多了,他有識人之明,納賢之能,借人之智,完善自己,大開民主聖門,傲視亞洲。只可惜,晚節不保,用錯了一個人,從此「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坵。」我們也長記有個人常掛嘴邊的一句話:「吃水果,拜樹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