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天,一想到「案牘勞形」四個字,心裡就特別的痛。
  「案牘」是指用木頭做成的書桌;「勞形」顧名思義便是「勞心勞神,顯得相當疲累的樣子」。
  會讓我心裡那塊最軟弱的地方叫痛,都要怪行政院長蘇貞昌用幾乎無法形容的那種「痛苦萬狀」的語氣說出口的:「我每天看的公文比人還要高。」偏偏副閣揆陳其邁也跟著叫苦:「我每天看的公文也比人還要高。」可是,怎麼老是看到他在高雄「賴賴索」?到底他神通多廣?
  一想到「案牘勞形」自然會聯想到「積勞成疾」。大家要知道,勞心勞神引發的病,可不是「霜露之疾」或「偶染微恙」的小感冒,而是已經病入膏肓,必須要辭職回家養病,此事已非同小可!

  有一篇網路笑話,看了再看,不覺莞爾。
  這個笑話是說有一回「乾隆」下江南,在路途中遇到烏龜擋道。
  乾隆被攔轎請願申訴又不是首遭,他掀起轎簾,探頭一看,原來是一群烏龜有話要說。於是,乾隆便問:「王八們有何事上奏?」
  帶頭的一隻老烏龜叩首,必恭必敬,誠惶誠恐稟報:「我等有一箱王八蛋要進貢皇上,也期盼吾皇賜給我們烏龜兄弟各一頂烏紗帽可戴。」
  君無戲言,乾隆看眼下這群烏龜一副忠實貌,但又不忍心拒絕牠們的心願,於是大笑說:「好!哪一天馬不拉車,夜不點燭,到那時候就讓你們全部當官!」
  烏龜兒孫們聞言,莫不點頭如搗蒜,叩謝而去。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知過能政,善莫大焉。」這句話大家耳熟能詳。年少輕狂,誰沒有經歷過?總不能因為年少輕狂,犯了一些錯,就一輩子被人烙印,永不翻身。
  台大杜震華教授透過網路,寫了一篇:有人管「劉邦起兵」前做了什麼嗎?值得大家深思。
  請問大家:當劉邦起兵之時,有人會想了解他為何落草為寇?幹了什麼不合理的事嗎?
  當然不會!大家看的,是劉邦是否有識人之明、用人之胸、包容之心、拯民之志。跟著劉邦走,能否收復中原,安邦定國?能否為自己和家人帶來安居樂業之所,明天更好的富足之土?
  不是嗎?蕭何、韓信、張良和眾將兵,會因為出身貴族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而選擇跟隨項羽嗎?

  香港因為「反送中」鬧得全港幾乎癱瘓,香港首富李嘉誠借用詩句「黃台之瓜,何堪再摘。」勸告港人莫作傷害香港的利益。
  這句話出自唐太宗的孫子,母親是武則天,名叫「李賢」的「章懷太子」。整句詩為:「種瓜黃台下,瓜熟子離離。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猶云可,四摘抱蔓歸。」李賢是武則天的兒子,聰慧英武。他父親唐高宗很喜歡他;可是,武則天不甘母憑子貴,只一心想要「大地在我腳下,國計握於手中。」深怕李賢成為她稱帝的絆腳石。
  於是,武則天「虎毒食子」,誣陷李賢害死她的親信,派人到太子府搜查,結果搜出了數百副甲冑,說是太子謀反,要處死李賢。但唐高宗反對,結果死罪可免,卻活罪難饒,將他長期幽禁。唐高宗死後,武后稱帝,即逼令李賢自盡。

  在我們日常語言中,「不三不四」是句負面的語詞,為何?
  原來,古人稱「天」為「一」,「地」為「二」,所以天、地相加為三,「三」即為「整體」的代表。
  至於「四」,則表示「周全」,如一年四季、人有四肢、東西南北叫四方。
  因此,把「美好事物」之外的事,或行為不端的人,通稱為「不三不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