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道6號高速公路」是指由南投縣埔里鎮鎮郊與仁愛鄉交界的「武界」,貫穿「能高山」,從花蓮縣秀林鄉銅門村出口,再於吉安鄉南華干城銜接花東公路,打造所謂「中橫快速公路」。
  國道6號這次透過韓國瑜在花蓮的造勢大會,表達花蓮人的心聲後,再度引發全國熱烈討論。
  花蓮人的「心事啥人知」,花蓮人只希望有愛心的政府,能夠「有心」、「體恤民意」地重新評估「給東部人一條安全回家的路」。也期盼藉由國道6號通車後,讓台灣東部的觀光產業和經濟活動,得以比照台灣西部,享受「比較像樣」的交通待遇。

  中國人的傳統道德觀念,素來講究忠、孝、節、義。
  「餓死事極小,失節事極大。」是一條廣為人知的語錄,其實這句貌似苛薄,卻深含悲憫,讓「失節」與「餓死」形同水火,勢不兩立,但已完全忽略掉中國先賢的生存智慧,也沒能探詢兩者之間的因果關係。
  對於寡婦改嫁,中國古代的法律並無明確禁止,可是卻明文禁止寡婦典賣田宅;甚至有規定「隨嫁奩田」,其所有權隨嫁歸夫家。若先生故去,只要寡婦守志不改嫁,還可管理遺產,這就是「權給」。但是,一改嫁則等於自動放棄所有財產。

  「有話好說」,看起來輕鬆,做起來就很不簡單。
  好說一句話,壞說也是一句話,可是效果大大不同。會說話與不會說話,常在一念之間。
  心急說不出好話;心平氣和,三思而後言,壞話也能當作好話說。
  看到書上有人舉例:一位朋友打算在院子角落搭建一個工具房,以便存放鋤頭、鏟子、除草機、雨鞋、帽子、雨具以及整理花園的工具。

  中國古代皇帝的女婿,都以「駙馬」專以名之。
  「駙馬」最初為官名,漢武帝還「駙馬都尉」,「駙」字與「輔」字通,謂掌「副車」之馬。到了三國,蜀魏的「何晏」以帝婿身份授官「駙馬都尉」;以後又有晉代「杜預」娶「司馬懿」之女安陸公主、「王濟」娶司馬昭之女常山公主,都授以駙馬都尉。魏晉以後,帝婿照例都加駙馬都尉稱號,簡稱「駙馬」。
  常在古裝戲上,讀書人中舉做進士都視為最高目標;但是,他們最高的願望,就是「先中狀元,後做駙馬。」人、財、官、名「四喜」全攬。

  「凡兵之道莫過於乎一。」其意說:用兵作戰的主要原則,最重要的莫過於一個「一」字,也就是指揮要統一、行動要一致。唯有如此,也才能掌握有利戰機,造成有利態勢。
  兵學家「孫武」最早提出:「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思想,其實就是強調軍事統帥的指揮權。
  無論中外古今,戰爭史上的知名戰役,無不打著「兵權貴一」的烙印。失敗的戰例,卻常與權不專一相伴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