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婁師德」是武將出身,為人寬厚,為唐高宗「李治」和武則天的兩朝名臣。
  武則天倚重婁師德,在於他有獨到的識人眼光,而且從不計個人好惡,全力舉薦賢良為朝廷所用。
  「狄仁傑」為武則天重用的一代名相,但是他卻瞧不起婁師德,認為一介武夫,根本不登大雅之堂,因此時常找機會排擠他,多次奏請將他調離京師。
  當武則天察覺狄仁傑的心態後,召他過來談話,問他認為婁師德是不是一個有賢能的人?

  在早期農業社會,小孩從小就學會:「出門看天色,進門看臉色。」長大進入社會,小心謹慎,知禮守法,故社會安定。
  老祖宗告誡我們:「出門不問風浪事,怎能打得大魚回。」出海打魚先看天色,聽氣象報告,比較安心一些。
  從小在家學會看長輩臉色,自然學會「識人」的本事,從對方的神情、臉色、語氣及舉止上,多多少少可以掂量其為人態度。因此,識人的好處不外乎二,一是如何跟他相處,二是判定這個人能不能深交?值不值得信賴依託?
  「寧可不識字,不可不識人。」識字當然重要,你可以與人用文字溝通寫LINE,也可以看報章雜誌或網路知識,「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遨遊寰宇。可是,識人不清,會傷了自己,甚至害了別人。

  台灣古早童詩,言簡意賅,既押音韻,又順口易唱。
  有一首順口溜:「三代祖傳」是這麼說:
  「三代祖傳好藥材,目睭疼糊目眉,喙齒疼糊下頦,腹肚疼貼肚臍,愈糊愈貼愈利害,毋驚死的對這來。」
  意思是說:三代祖傳的賣膏藥郎中,叫賣的藥真管用,眼睛痛敷在眉毛,牙齒痛敷在下巴,肚子痛貼在肚臍上。結果,愈敷愈貼愈嚴重,不怕死的塊來我這邊上藥。
  說也真巧,上個世紀美國經濟不景氣時,百業蕭條,失業人口遽增,人浮於事,一業難求。

  房價居高不下,花蓮人吐心聲。一輩子的打拚,買不起一間房。現在鄉下買棟透天也要破千萬,筆者認為花蓮房價早已貴的出名,其中問題並不是建地不足,而在於建商及仲介共同哄抬價格謀取暴利,就光以土地成本而言,難道會比六都等西部都市還貴?此情形已非新鮮事。
  筆者認為與西部城市比較,以桃園地區機捷沿線做舉例,其中機捷A7站附近新建鋼骨結構房價為每坪2字開頭,機捷周遭為交通方便、公共建設良好、離台北近,更鄰近機場、科學園區、大型購物商場,花蓮竟也開出2字頭房價甚至更高,且還是舊房,若新開大樓則至少高達28萬/坪起跳,海景大樓更開價逾30萬/坪,若想要買到千萬以內的屋宅,則必須選在巷內且無停車位才有可能。以停車位而言,花蓮市平面車位一個高達150萬之譜,要知道位於台北木柵及永春捷運站也就差不多這個價格,重點在於前述為寸土寸金建設交通良好之地區,試問究竟花蓮以何條件可以開出如此高之房價?

切莫錯估形勢-漁 樵 閒 話

  盛夏的一場豪大雨引發山洪暴發,一匹山上的大野狼被洪水捲進大海,野狼抱著一根漂流木,隨波逐流到一座小荒島上。
  島上沒有人煙,倒是有很多野兔到處亂跑。野狼看了,不禁心喜,留著滿嘴的饒涎自言自語:「這麼多兔子,真夠吃了,實在太妙了!」
  野狼見獵心喜,開始盤算:我要把牠們趕盡殺絕,通通曬製成臘兔乾,等到雨過天晴,海水退潮後再帶回山上慢慢享用。
  於是,野狼心動不如行動,不停地開始捕殺兔子的動作。過了幾天,島上的兔子陷入恐慌,人人自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