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動物園裡,一隻小駱駝疑惑地問媽媽:「媽咪啊!為什麼我們的背都那麼駝?難看死了!」駝媽告訴牠:「我們的背部叫駝峰,可以幫我們儲存大量的水和養分,讓我們在沙漠裡十幾天缺水無食的環境下存活下來,別的動物都沒有這個優點。」
  小駱駝又問:「我們的腳掌怎麼那麼厚呢?」駝媽溫和地說:「這樣子可以讓我們的壯重身子不至於陷進軟深的沙子裡,便於長途跋涉,也是別的動物所沒有!」
  小駱駝接著提問:「我們的睫毛為什麼那麼長,幾乎把眼睛都遮住視線。」駝媽不厭其煩解釋:「當風沙刮起來的時候,長長的睫毛可以擋住沙子跑進眼睛裡,讓我們看不到方向。」
  小駱駝聽了之後,好不興奮:「喔!原來我們這麼棒!可是,媽咪,為什麼我們還在動物園裡,不去沙漠旅行呢?」
  天生我才必有用,但擺錯了地方,即使有通天本領的天才,也是英雄無用武之地。天才放對地方叫人才,而放錯地方便是春天的兩條蟲,一個「蠢」才!

  「是非」、「對錯」沒有絕對的標準,而是因人、因事、因地、因時會有不同的看法。
  甚至,「好壞」、「對錯」跟「道德」一樣,是相對而不是絕對的。
  「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現在的當權者,批評過去的當權者,慷慨激昂;可是,現在輪到自己當家,卻拚命在做過去他們罵人的事情,反而義正辭嚴,一點都不會羞赧汗顏。
  在一家雜貨舖,顧客剛踏出店門離去,老板的小孩就問父親:「那個人忘了帶走您找給她的零錢,怎麼辦?」
  老板說:「這就看你有沒有道德良心。有良心的話,把零錢交給我;沒道德的,就自己拿去花。」
  是非對錯,人們通常以「自我本位」去評斷。對符合己意或帶給自己有好處的,一定說它好;反之,對自己不利的,或不被自己認同的,就說是壞。

  有一個樵夫要上山去砍柴,來到山腳下,看到有農婦在路旁賣水蜜桃。他一想到大熱天在砍柴之後一定口渴,就買了兩斤。
  到了山上,尋找枯木費了不少功夫,就坐在地上吃起水蜜桃犒賞自己。
  他先挑一個咬了一口,覺得不甜;又挑了一個來吃,還是不甜,又將它扔在地上;再拿第三個送進嘴裡,結果還是不甜。一連試了幾個,沒有一個是甜的,乾脆通通丟到地上。
  樵夫心裡真的很不爽,於是拿出鋸子斧頭,凶猛的鋸木砍柴。工作速度與打柴績效,居然超出平常許多,心情舒暢。
  此刻日正當中,汗流浹背,他覺得口很渴,於是撿起丟在地上的水蜜桃啃了起來,頓時覺得味美汁多,好吃極了。再撿起被他咬過,丟在地上的幾個,竟皆人間極品。

  「笑話」畢竟只是個笑話,可是,「幽默」卻不僅僅是懂得笑意,而且還要能感悟出人生的哲理。
  有一天,小白兔去湖邊釣魚,一無所獲。第二天又去,還是空手而歸。第三天,才剛抵達湖邊,一條大魚跳出湖面不客氣大叫:「你今天要是再用紅蘿蔔當魚餌,我就扁死你!」感悟:你給的,都是你一廂情願「想給的」,而不是別人「想要的」。活在自己世界裡的付出,一點也不值錢。
  兩隻老虎在山腳下的大宅院相遇,一隻被捕獲關在木柵裡,一隻是森林裡跑出來覓食的。兩隻老虎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都相互傾吐所處的境遇不好,還表達出相互羨慕之情。於是雙方決定交換位置。剛開始,大家都快樂享福;但不久後,兩隻老虎都死了:一隻饑餓而死,一隻憂鬱而終。感悟:人們常對現實不滿,視自己的幸福為無睹,卻總是把眼睛看向別人虛華不實的幸福。

  修行的真諦不是為了加法,而是減法;提升的目的不是為了得到,而是為了放下。
  一位中年企業家,曾經在最近幾年每天上午9點鐘準時到一家安養中心去探望她的母親。他特別交代秘書,凡是上午10點以前的開會以及與客戶約談,都不要安排,因為他很孝順,早上去向母親請安的行程,他「必須去!」
  後來,他母親往生了,秘書居然還是照老規矩辦事,10點以前的行程都不安排。終於有一天,他忽然發現早些進辦公室,似乎沒什麼事可幹,因為他再也不能去探望母親。他坐在辦公室,情不自禁地想:「要是我能再去探望母親該有多好!」
  從這一刻起,他把「必須去」改成了「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