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馬丁‧路得‧金恩」是一位美國牧師、人權及社會運動者、非裔美國人的民權運動領袖,1964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他曾說過一段名言:「人間最大的悲劇,不是壞人的囂張,而是好人的沉默。」
  好人沉默不說話,就像蝕骨藥水,遠勝於刀槍水火,殺傷力強而無比。
  軍公教警消退休年金被砍,社會上絕大多數的人選擇沉默,因為他們不是當事人,無關痛癢。

  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一切事情順其自然,皆大歡喜。
  但是,「強擰的瓜不甜」,就恰恰相反了。瓜不熟就強將摘下,再怎麼名貴可口,終究難以入口吞嚥。
  功到自然成,這裡的「功」就是:功夫、時機、熟能生巧。凡事都不能勉強,如果迫不及待、急於求成,違反事物發展的自然規律,其結果必然是「欲速則不達」,甚至走向事物的反面。

  台灣俚語有句話說:「三人五目,日後無長短腳話。」其意為:凡事當場看個明白,以免日後橫生枝節。
  中國人古來結婚禮俗是依賴「媒妁之言」,上道的媒人婆能說善道,將白的說成紅的,把壞的講成好的。
  有個資深優秀媒人碰到一件不尋常的婚介個案,男女雙方皆無親人之單身,女方是「獨具慧眼」,男方則是「舉足輕重」。雙方皆不知對方缺陷所在。
  媒婆為了媒合這樁婚事,在相親之前費心安排「超前佈署」。他先到男方家,說女方清秀美麗但非常害羞,並提醒他必須隱藏跛腳的缺陷。如此這般吩咐又交代,男方頻頻含笑點頭。

  中老一輩的台灣人大概都知道「邱罔舍」的含意。
  相傳邱罔舍是紈褲子弟,遊手好閒,喜愛整人,鄉人稱呼他「阿舍」。
  他曾與狐群狗黨打賭一桌酒席,稱自己可以不花半毛錢吃麵、理髮、不必走路就回到家。這些酒肉朋友便尾隨他後面跟監。只見邱罔舍走到路邊麵攤,大大方方點了一碗「切仔麵」和滷蛋、豬耳、大腸等一大盤「黑白切」,正吃得津津有味,突然偷偷從口袋裡掏出預藏的金頭大蒼蠅丟進碗中,一邊大叫:「老闆!你來!搞什麼玩意,麵湯裡怎麼有蒼蠅?」老闆見狀,急得發慌,深怕事情鬧大,生意也別想做了。於是,低聲下氣懇求他別聲張,這回請客不收錢,還必恭必敬恭送他離去。

  人是惰性的奴役,常常在被逼得無路可走的時候,才想到應該改變。明天,明天,還有無數的明天,不管做什麼事,總是以「從明天開始」作搪塞,而不是要求自己「從今天做起」。以致養成人們安於現狀,陷於保守的惰性。
  一隻青蛙,一天到晚都保持一個姿勢,蹲坐在山腳下池塘邊的一片葉子上。牠已經太習慣這個姿勢,以至於懶得跳起來捕捉唾手可得的飛蟲。牠只需伸長舌頭,就可以不用挪動身體,輕易地捕食。牠甚至嘲笑其他同類,何必為了找尋食物,到處亂跳,忙得不可開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