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屆「斯巴達超級馬拉松賽」於9月29日清晨從雅典衛城出發,來自花蓮的蔡政翰選手便在低溫中邁開腳步,沿途經歷高溫酷暑、冷風蝕骨,抵達246公里外的斯巴達市中心;蔡政翰選手於5日下午返回家鄉,市長魏嘉賢與路跑協會的夥伴們前往花蓮車站迎接,感謝他為國爭光,更為花蓮子弟的運動傳奇添上新的一頁。


  由「中華民國超馬運動協會」理事長吳勝銘帶隊,共8人前往參加的2018第36屆「斯巴達超級馬拉松賽」具有其歷史意涵,為了重現古希臘「馬拉松戰役」的信差路線,希臘人在1896年舉行了第一次馬拉松賽跑大會;1984年,「國際斯巴達超級馬拉松協會」成立,此後於每年九月舉辦「斯巴達超級馬拉松賽」,是公認當今超級馬拉松當中最經典賽事之一。
  選手從希臘首都雅典的地標衛城(Acropolis)山腳下出發,必須在36小時內跑完全程,抵達在雅典西邊的伯羅奔尼薩半島上的斯巴達(Sparta),全程共246公里;路線比照公元前490年雅典士兵裴裡庇第斯日夜兼程跑去200多公里遠的斯巴達城邦求援一樣的艱辛。該賽全程共有75個檢查點(Check Point),若沒有在規定時間內抵達每個檢查點,即失去比賽資格。跑者必須逐站完成,且須在36小時總時限內抵達終點才算挑戰成功。
  任職於台灣自來水公司第九區管理處的蔡政翰選手,10年前加入「吉安路跑協會」開始接觸路跑,從一開始5公里的氣喘如牛,一路紮實的訓練開始挑戰10公里、21公里半馬、42公里全馬,甚至橫越台灣(台中港酒店到花蓮太魯閣富世社區),也完成了台北48小時超馬計時賽(共跑301公里列入國家紀錄),在今年9月挑戰超馬跑者的最高殿堂「斯巴達超級馬拉松」;今年的賽事格外艱辛,當天受颶風來襲影響,跑步環境非常惡劣,但來自台灣的選手不畏風雨,堅持到底完賽。
  成功挑戰的選手沒有任何獎金和獎品,但獲得可以觸摸列奧尼達雕塑的腳為榮耀,並被戴上橄欖枝花冠和贈予一碗取自斯巴達埃夫羅塔斯河的水;列奧尼達為古代斯巴達國王,因公元前480年在溫泉關率領300名勇士捨身抵抗數十萬波斯大軍而流芳百世,不少完賽的選手都會親吻該塑像的腳作為留念。
  花蓮市長魏嘉賢與路跑協會的夥伴來到花蓮車站迎接蔡政翰選手的歸來,並致贈榮譽市民狀感謝他為花蓮爭光;魏市長說,花蓮的運動環境得天獨厚,培育出許多體育好手,希望蔡政翰選手可以將他寶貴的經驗分享給年輕的學子,也恭喜他成功挑戰自我,完成超馬選手們心中賽事的最高殿堂。魏市長更邀請蔡政翰選手為「2018太平洋縱谷馬拉松」賽事一起鳴槍,鼓勵所有跑者勇往直前,順利完賽。
  蔡政翰提到,這次的比賽總共400人參賽,但因為颶風侵襲導致天候條件極為嚴苛,僅有200多人順利完賽,因為超馬的比賽過程中,有絕大多數的時間是自己一人默默的跑著,如何忍受孤獨並維持住意志力,是跟自己對話成長的過程。(記者張麗英/報導)

圖:魏市長及「吉安路跑協會」成員到花蓮車站迎接「斯巴達超級馬拉松賽」蔡政翰選手返鄉,並致贈榮譽市民狀。